• 登录
社交账号登录

煤炭价格含“水”八成

作者:火狐体育在线 来源:火狐体育娱乐 发布时间:2022-07-05 19:35:10

  当前煤炭价格的构成主要包括成本、费、税、利几个部分。而其中煤炭的出矿价(或曰坑口价)仅占煤炭市场交易价格的15%左右。内蒙古一些小型煤矿的坑口价每吨才40元,即使是山西的一些正规的国有大型煤矿的出矿价往往也只有100元/吨。那些中间环节和非煤因素就是煤炭市场交易价格绕不开也“斗”不过的“铜墙铁壁”。

  一场旷日持久的煤电之争把煤炭价格推上了风口浪尖。然而当电力部门抱怨煤价太高的时候,煤炭生产企业似乎也有话要说。买卖双方的各执一词原本不是什么新鲜事,但仔细观察,你会发现这场争端因为有了一些潜伏的第三者、第四者而变得扑朔迷离。就好像两个人隔着铜墙铁壁在打架,都觉得疼,但发力者偏偏不是对方。于是人们不禁要问:如今的煤价几何?究竟是谁在“兴风作浪”,根源何在,出路安在?

  我们在大胆推论,小心求证之后,发现在当前的煤炭市场交易价格背后,有一些影响判断的关键事实被掩盖或是忽略了。

  由于市场供求关系的紧张,当前的煤炭市场交易价格的确呈现出了一定的上升趋势,但其价格水平仅仅与1997年煤炭市场供需相对平衡时的市场价格一致,并没有高到离谱或是无法承受的程度。只不过作为消费者,人们总是健忘的;令他们感到满意或记忆犹新的总是那些低价。一旦价格在持续低落之后触底反弹,就会产生比较激烈的市场反应。

  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教授委员会副秘书长岳福斌教授告诉记者,近年来煤炭价格的走势一直不太好,从1997年开始一路下跌,直到2001年才触底反弹。期间煤炭企业处境维艰,一度出现了给钱就卖,坑口严重积压,整个行业持续亏损的现象。煤炭行业的员工人均工资收入仅比农民高出一点,位列所有行业倒数第二;而煤炭工人的人身安全相当缺乏保障,仅山西省每年死于矿难的人数就高达500多人。而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,除了一些客观因素外,还有对煤炭供需状况的判断偏失。当时有人曾一度认为,只要年产10亿吨就够了,于是便采取了鼓励出口、增加税收等一系列措施对煤炭生产进行限制。但事实上,2003年我国煤炭年产17.2亿吨都远远无法满足生产和消费的需求。这一错误判断为后来煤炭行业的艰难求生埋下了隐患。如今的煤炭价格刚刚有所恢复,还处于一个让煤炭行业扭亏为盈的基点上,大可不必觉得煤炭价格有多么“高不可攀”。

  煤价上涨本身已经让利益相关者感到了切肤之痛,而煤炭行业占着国家的资源大发其财的“事实”就难免让人感到忿忿不平。但煤炭生产企业对这样的指责显然感到委屈和不满。“我们背负着巨大的生产成本和安全责任,赚到的不过是屈指可数的几个辛苦钱。而真正左右煤炭市场交易价格的则是名目繁多的非煤成本,其比重往往高达85%。”一位煤炭生产企业的老总道出了许多煤炭生产企业的委屈和苦衷。

  记者了解到,当前煤炭价格的构成主要包括成本、费、税、利几个部分。而其中煤炭的出矿价(或曰坑口价)仅占煤炭市场交易价格的15%左右。内蒙古一些小型煤矿的坑口价才40元/吨,即使是山西的一些正规的国有大型煤矿的出矿价往往也只有100元/吨。而这其中所要支付的成本涉及多方面,采掘企业每吨的利润常常只有几毛钱,最多的也不过每吨几块钱。煤炭生产企业并不像人们想象中的那么大发横财。

  而真正对煤炭市场交易价格影响深重的是那些非煤因素。包括资源使用税、资源使用费、铁路运输费、铁路运输基金、点装费等众多因素。岳福斌教授在对煤炭价格进行分析时指出,目前煤炭市场交易价格的构成很不合理。先以税费为例,起码有三点值得商榷:一是税基的计算,以坑口费加上流通环节的各种价格作为税基,这种做法,无疑加重了税赋;二是没有退税机制,煤炭行业要交纳的税收比工业企业的平均税收水平高出六个百分点;三是重复征用,既交税又缴费,煤炭企业负担沉重,而且也在无形中造成了煤炭市场交易价格的居高不下。其次是流通环节,除了基于供求双方不平等状况下的铁路运输费用外,国家规定的铁路运输基金和铁道部门内部约定俗成的点装费等等,都是造成煤炭市场交易价格远远高于煤炭出矿价的重要原因。以大同到秦皇岛为例,一吨煤所要交付的铁路建设基金就高达21.7元。另外各地还会收取诸如管理费、调节费、环境保护费、治安费、保全费等名目繁多的费用,也进一步增加了煤炭市场交易价格的成本。

  这一方面说明当前煤炭价格构成不合理,另一方面也表明煤炭市场交易价格的上涨,生产企业在其中的影响甚微。而那些中间环节和非煤因素就是煤炭市场交易价格绕不开也“斗”不过的“铜墙铁壁”。

  那么到底如何解决煤炭价格的尴尬处境呢?许多企业都用自己的实践进行了尝试。有的生产企业希望联合起来,在销售上一致对外,通过规模效益获得一定的市场优势,如山西正在组建的“大(同)西(山)阳(泉)舰队”。也有的消费企业,如一些大型钢铁企业自发地寻找煤炭项目通过投资或合作,自产自销、自给自足。虽然这都不失为一些有益的尝试,但专家认为,前者有地方保护主义之嫌,长期必然会受到冲击;后者由于没有打通运输渠道,所以也难以形成高效率的产业链。

  那么究竟有没有一些可以根治的办法呢?岳福斌教授认为应该取消每年一次的订货会,取消煤炭价格双轨制,按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律,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以同一价格对同一商品进行等价交换。他还提供了两种具体思路。一种是比较积极的想法,就是实现煤炭价格与发电的上网电价联动,高来高走,低来低走,从而在根本上解决煤电矛盾。另一种是比较消极但也可行的做法,煤价放开,计划内用煤与市场煤价的差额,通过财政税收等方式进行补贴,从而平衡二者关系。不过岳福斌教授同时指出,第一种思路对外部条件要求很高,需要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,把产权市场放开,以资本为纽带组建大的股份集团公司,从而实现煤电运一体化。岳福斌教授强调,组建煤电运一体化的股份公司不是要搞垄断,为了保证充分而有效的竞争,要组建多家这种超大型的股份公司。